源氏物語中我最欣賞的是《宇治十帖》宇治親王的女兒大君,還有槿齋院;我覺得他們是最有智慧的兩個女子,知道只要不把心交出去,就永遠不會心碎神傷。紫夫人不是不聰明,只是他的生命中幾乎就只有光源氏──這是光源氏一手造成的,實在很變態──而且紫夫人陷得太深,再也無法理智。

若說我最同情的女子,大概就是常陸親王的女兒末摘花吧。「百鳥爭鳴萬物春,獨憐我已老蓬門。」(豐子愷譯本)真是道盡了末摘花的辛酸。只因光源氏值夜的時候聽到有人提及這位小姐,就費盡心機與之約會;可是,天明之時看見末摘花那可笑的紅鼻子,從此對他失去興趣。我在想,紫夫人後來之所以一再表示要出家,也許是害怕年老色衰,恩斷義絕吧。「以色事人者,色衰而愛弛,愛弛而恩絕。」是千古不移的定律。(所以不要再問我為什麼女生不喜歡男生只看外表了啦。)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