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滿喜歡這個故事。畫師良秀為了畫出堀河大臣所要求的地獄變屏風,不惜折磨真人寫生受苦的姿態。起先是弟子,後來竟然要求老君侯火燒真人。老君侯燒了府中一名備受喜愛的侍女──他是良秀自己的女兒。地獄變屏風如期完成,平常討厭良秀的眾人,也不得不為屏風的莊嚴肅穆所懾服。而良秀,在完成屏風的第二天上吊自殺。

我一直不太明白為什麼老君侯燒死良秀的女兒。故事中的敘述者「我」,一名府中供職的人物,一再說到傳言老君侯喜歡良秀的女兒,一邊卻又說這不過是道聽塗說不足採信。可是我覺得應該有這回事,不然其中一段半夜遇到良秀女兒衣衫不整衝出房外又做何解釋?我想老君侯燒死良秀女兒,除了敘述者一再否認的求歡被拒,還有一點殘酷報復折磨人的意味吧?就某種程度而言,慈和的老君侯和猥瑣古怪的良秀又有什麼差別呢?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方才看完《千羽鶴》了,我滿喜歡這個故事。主角菊治有點類似《雪國》中的島村,世家子弟成天無所事事。稻村雪子小姐和他的千羽鶴包袱,似乎幻化成一種超越的美好形象,一如《雪國》中的葉子。

菊治父親的情婦太田夫人,和菊治之間有了肌膚之親;太田夫人的形象有時候是醜惡骯髒的,有時候卻又是聖潔優美......故事中有許多讓我覺得模模糊糊可是彷彿有某種細膩情思的情節,很吸引我。菊治父親和書中的反派角色栗本近子有逢場做戲的親密關係,和太田夫人則一直要好。每次太田夫人的女兒文子總是堅持送菊治父親回家,文子和菊治父親之間的關係(我想應該不是男女關係)很耐人尋味。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08 Tue 2005 02:34
  • 雪國

這兩天我看完了川端的《雪國》,薄薄的一本書,李永熾翻譯。

島村是個遊手好閒吃祖產的文人,三年之內去了雪國三次。剛認識駒子的時候,他覺得駒子是個潔淨的女人。後來,島村在去雪國的火車上看到葉子與師父的兒子行男,葉子認真的臉龐、美得近乎悲淒的聲音深深吸引了島村。葉子照料多病的行男宛如夫妻,而駒子則「彷彿是」行男的未婚妻──師父曾經認為駒子和行男在一起比較好,可是沒有說出口──為了行男的療養費,此時駒子已當了藝妓。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