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我看完了川端的《雪國》,薄薄的一本書,李永熾翻譯。

島村是個遊手好閒吃祖產的文人,三年之內去了雪國三次。剛認識駒子的時候,他覺得駒子是個潔淨的女人。後來,島村在去雪國的火車上看到葉子與師父的兒子行男,葉子認真的臉龐、美得近乎悲淒的聲音深深吸引了島村。葉子照料多病的行男宛如夫妻,而駒子則「彷彿是」行男的未婚妻──師父曾經認為駒子和行男在一起比較好,可是沒有說出口──為了行男的療養費,此時駒子已當了藝妓。

島村好像總是喜歡美麗然而空洞的影像。整個故事在島村、駒子、葉子與行男、駒子、葉子兩個三角關係中展開。後面雪國麻縐布一段我覺得有點突兀,不過還是反映島村的心理。




    全站熱搜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