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才看完《千羽鶴》了,我滿喜歡這個故事。主角菊治有點類似《雪國》中的島村,世家子弟成天無所事事。稻村雪子小姐和他的千羽鶴包袱,似乎幻化成一種超越的美好形象,一如《雪國》中的葉子。

菊治父親的情婦太田夫人,和菊治之間有了肌膚之親;太田夫人的形象有時候是醜惡骯髒的,有時候卻又是聖潔優美......故事中有許多讓我覺得模模糊糊可是彷彿有某種細膩情思的情節,很吸引我。菊治父親和書中的反派角色栗本近子有逢場做戲的親密關係,和太田夫人則一直要好。每次太田夫人的女兒文子總是堅持送菊治父親回家,文子和菊治父親之間的關係(我想應該不是男女關係)很耐人尋味。

太田夫人自殺死了。最後一段,文子和菊治在菊治家中的茶室相對而坐,菊治父親的唐津瓷,與太田夫人的志野瓷簡直是兩代男女的代表。文子摔碎了染有母親口紅的志野瓷,和菊治有了關係後失蹤了。

其實對於小說中複雜的男女關係,我倒覺得見怪不怪。大概是看了《源氏物語》《伊勢物語》吧。


鉛字印刷看起來很有質感,感覺文字是活生生的;比電腦印刷好多了。

志文版卷首的幾張照片很不錯。有一張川端穿著和服坐在書齋裡的照片很有味道。




    全站熱搜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