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力大或心情差的時候,好像特別會東摸西摸浪費時間......
 
上次看【半生緣】是高微期末考之前,看完實在忍不住衝出房間大吼大叫。前兩個禮拜因為張愛玲的短篇小說看到爛了,就把半生緣放在床頭,失眠的時候加減看一點,但是一直不敢看曼楨與世鈞吵架、之後被姊姊姊夫設計的情節;今天實在犯賤花了一個小時把那之後的故事看完了,一整個又是好悶!但是張愛玲就是有種魔力,明明知道看了心情會很悶,還是會被他的文字所吸引,很犯賤地看下去......

上次看半生緣,除了大反派祝鴻才之外,並沒有特別討厭哪個角色。這次我卻覺得沈世鈞好討厭喔!該硬的時候不硬,不該軟的時候偏偏又很軟弱;曼楨到底是喜歡他哪一點啊?!不過我大概可以想像曼楨為何沒有對叔惠動心,因為曼楨是低調的人,在他眼裡也許叔惠太高調了。
 
我覺得張愛玲一句話說得很好:「她(曼楨)不知道感情這樣東西是很難處理的,不能往冰箱裡一擱,就以為它可以保存若干時日,不會變質了。」這句話真是充滿滄桑與淒涼啊......整部小說,其實就是在與時間賽跑;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故事的轉折點就在沈世鈞父親沈嘯桐身體狀況每況愈下,世鈞遂決定要留在家裡幫忙生意;又兼之嘯桐認出曼楨的姊姊曾經當過舞女,開始反對世鈞與曼楨交往。一方面曼楨的姊姊曼璐以前的未婚夫張豫瑾到了上海,曼楨的家人有意將曼楨與豫瑾湊對。偏偏世鈞自己自慚形穢,一連串的吃醋誤會掀開了兩人的悲劇。我覺得曼楨不應該隨便就說要跟世鈞解除婚約(這是大忌!),但世鈞的個性也實在太......令人無言了,總之就是該硬時不硬,該軟時不軟,機機歪歪地好討厭啊!

故事裡最像花系列或台灣龍捲風的橋段,就是曼楨被姊姊姊夫設計。這一段好驚悚!每次看都覺得害怕。不過這次當然沒有像初看時那麼震驚,反倒是還滿同情曼璐的遭遇:想想曼璐年輕時為了全家生計不得不下海當舞女,本來一個單純的女孩子,有一個老實穩重的未婚夫,在那個時代應該是幸福美滿的;但是為了養活弟弟妹妹,曼璐下海之後就沒有回頭路了。現在好不容易曼楨畢業了,可以養家,曼璐也不必重操舊業;但是曼璐這樣已經不可能找到好人家了,她自己其實也變得粗俗了。好不容易在來往的男人中有個稍微不那麼糟糕的祝鴻才,好不容易結了婚,誰知道丈夫在婚前就對自己的妹妹有意思,又怎知丈夫婚後突然就發了財,開始對自己大小聲。我覺得曼璐也實在夠可憐的,她對於自己想要設計妹妹的念頭,也覺得變態。
 
後來張豫瑾來了,偏偏豫瑾又對曼楨有意,曼楨又偏偏和世鈞要好,拒絕了豫瑾。曼璐婚姻不順,跑來見豫瑾之時又受到豫瑾的冷落。不知為何,看到曼璐特別穿著紫色旗袍,懷抱著從前豫瑾稱呼她「紫衣的姐姐」的夢,見到豫瑾卻受到冷漠......我突然也為曼璐難過起來,所謂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吧。
 
世鈞和翠芝的婚姻也實在很像扮家家酒;明明兩人都不愛對方。翠芝和叔惠之間似乎有某種奇妙的吸引力,明明兩人都知道彼此門不當戶不對,彼此會成為對方的絆腳石,偏偏又為對方所吸引。世鈞討厭翠芝的大小姐脾氣,叔惠卻認為翠芝最知心。而且世鈞壓根兒不知道叔惠與翠芝之間的暗潮洶湧,讓翠芝更是心煩意亂。我覺得有這種婚姻還不如不要,他們一開始就不該結婚;世鈞認為他和翠芝一起是因為曼楨的事讓他太痛苦了,我覺得這根本是自己太過軟弱的藉口。(繼續討厭世鈞)
 
十四年後兩人的相會,已經被說到爛了所以跳過。張愛玲筆下的愛情與婚姻真是令人畏懼啊。
 
雖然我有時會想脫團,不過還是寧缺勿濫。不知道嚮往能夠一直聊天聊得很開心很自在、彼此互相尊重的感情,是不是太過奢求了呢?
 

    全站熱搜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