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趁剪髮之便去了一趟芝加哥美術館(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由於最近太過勞累,逛沒多久就得休息一下。十二點多進去,不過時間沒控制好,觀戰重點印象派畫展看到一半就被趕出來了。以下是短評:

中國文物展遠遠比不上台北故宮博物院啊,昨天才發現我的胃口已經被台北故宮養大了——尤其是宋瓷!另外我覺得有些標籤和說明寫錯了,不過不是專家不敢斷言。

韓國瓷器以前比較少見,不過看得出來受中國(宋瓷)影響很大。

美術館有很多印度和東南亞的佛像。我總覺得印度佛像的體態跟一般印度女人很像,比較圓一點;另外印度和東南亞佛像有時候有點......總之跟中國佛像很不一樣。

歐洲中世紀的盔甲很多是武術大賽(tournament)時所穿,和真正上戰場的盔甲不大一樣。看起來歐洲古人的身材沒有很高。

印象派的畫家該不會是近視眼吧?印象派的畫很像沒帶眼鏡時看到的景色。我覺得最妙的是天空的顏色,那真的不知道怎麼畫出來的,跟天空真的一樣。不愧是擅長捕捉光影的印象派啊!

另外印象派使用匪夷所思的色塊所創造出的效果令人驚異!印象派畫家的眼睛八成有外掛三原色濾鏡......

如果說莫內、雷諾瓦的畫是近視眼的視力檢定,那高更的點點點就是色盲檢定表吧! XD

    全站熱搜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