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區區不才在下我

相思本是無憑語,莫向花牋費淚行。愁多知夜長........
翌日,女孩起得晚了。
「老師說你再不來實驗室,就不用來了!」男孩說。
「噢。」
少年的清新氣味,在鼻端縈繞不絕。
「幹嘛這麼無精打采的?我告訴你喔,你還記不記得上次在流蘇下的白衣少女?我昨天在蕙風堂前面遇到她呢!」
「真的呀?」
「鄭珣!我有事找你呀,你上次那個eta........」男孩正想說話,卻被匆匆走進來的老師給打斷了。

啊,我滿腦子胡思亂想是怎麼回事?女孩決定出去走走,換個陌生的環境散散心。

午後的校園安安靜靜。鳥鳴啁啾,流蘇篩下的陽光閃爍不定。白雲隨著四月微風悠遊,轉瞬間消失在天際。
不知何事縈懷抱,醒也無聊,醉也無聊,夢也何曾到謝橋........
舉步之間,竟不知不覺走到了蕙風堂。
「請問趙孟頫的小楷道德經有沒有印刷比較好的版本?」一推門,女孩腦中「咯登」一聲──是天藍色綢緞似的溫和嗓音,女孩心跳砰砰,不自覺加快一倍。
「是你呀。」視線和回頭的少年相對,少年臉上仍然是一貫的微笑:「我叫柳夢雲。」
「嗯。我是日勻。你也寫書法呀?我最近寫的是褚遂良。」
「真巧呵,我也在寫雁塔聖教序呢。」
雙頰微微一熱。眼角餘光,瞥見少年手上;是蔡襄自書詩和集王羲之字心經。少年深邃沉靜的眼眸有如秋水橫波,女孩心又是一動。
閒聊幾句,少年看看手錶:「我得去接憶雲了。下回見!」
看著逐漸變淡的背影,女孩悵然若失。

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


【版主曰】
這一集的「鄭珣」是我陰師父啦。現在看來覺得把女孩寫得像花吃,劇情也滿智障的........(汗)




全站熱搜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