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區區不才在下我

既見君子,云胡不喜?

「賴聲川的如夢之夢?好呀,我很喜歡賴聲川的戲劇呢!」女孩的眼睛笑成兩彎新月。
等待的日子總是特別漫長;天上的白雲,聚了又散;嫩紅的杜鵑,開了又謝。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託杜鵑。終於,看戲的日子來臨了。
吃過晚飯,女孩與夢雲來到國家戲劇院。觀眾如海潮般湧進大廳。
「你在這兒等我,我去買節目單。」夢雲說。
女孩佇立在人海中,望著夢雲頎長的背影;一時間心緒茫茫。
「我最喜歡李商隱的詩了!」清脆悅耳的聲音,如天鈴鳥般嘹喨。
這聲音........好耳熟啊。女孩心想。
「對啊,『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寫得真好!」
不....不會吧?!這不是鄭珣嗎?!
女孩一時愕然,回頭只見鄭珣難得穿著白襯衫,牽著一身粉紅色洋裝的少女──正是那天流蘇下的白衣少女!
正待招呼,兩人已經隱沒在大廳另一端。
「你還好嗎?怎麼一副受驚的樣子?」看到夢雲關懷的眼神,女孩一剎那不知如何是好:要不要告訴他呢?
「啊,沒事。只是在想今天的節目會是什麼樣........」也罷,目前還是什麼都別說吧。

兩天七個半小時的表演,精采絕倫。兩天看完戲,夢雲總是陪著女孩在中正紀念堂散步,交換想法。明月如霜,好風似水,伴著初夏唧唧蟲聲。
「那江紅好痴心呢。」女孩忍不住掉下淚來。
「嗯,其實裡面每一個人都是痴。」夢雲遞了手帕過來。
嗯....有清新混合著多芬和Biore沐浴乳的味道........女孩深深吸了幾口氣,平撫了情緒,說道:
「賴聲川信西藏密宗十幾年;你會不會覺得,整齣戲都有西藏與佛教的味道?」
「嗯。我想起《心經》中有一段: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夢雲靜靜地,溫和地,彷彿是古井無波。
「這怎麼可能呢........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女孩又難過起來。

正說話間,兩人走近中正廟。忽地,「碣碣碣碣........」一聲如夜梟般的怪笑聲劃破夜晚的寧靜........


【版主曰】
天啊,現在看到這些文藝腔的小說,忍不住雞皮疙瘩掉滿地........!!
李商隱和「問君能有幾多愁」是真人真事,故事的主角正是師父某次聯誼跟心儀的女生說的唷~




全站熱搜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