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聰子與惠太朗)

今天有點忙沒有繼續看第六話;先來寫第五話的感想吧。


第五話其實沒有那麼歡樂。聰子答應前男友金杉和哉的求婚,然而內心深處卻感到不安。和哉在大橋貞夫的店裡昏倒了(貞夫的店很妙,總是只有主角們來來去去,沒有其他客人耶),惠太朗要聰子面對和哉有心理創傷的事實,但是聰子卻說惠太朗管太多了。
 
惠太朗顯然已經非常在意聰子了,他私下跑去找和哉,說好說歹,和哉終於同意每天與惠太朗聊聊天。聊天時惠太朗也說出自己原來在知名銀行任職,之後認為自己要當心理師,才轉行去念研究所的。
 
聰子對於和哉有心理創傷一事不是不知道,只是長久希望結婚生子卻遇不到適合對象,和哉幾乎是他最後的機會了,因此不太願意面對真相。聰子畢竟是年屆四十的熟女,比年輕女孩成熟多了。他向惠太朗道歉,也表達了感激之忱。和哉也在惠太朗的引導之下,漸漸打開心房。原來和哉之所以放棄攝影回到日本,真正的原因不是為了聰子,而是他無法繼續攝影。因為在阿富汗攝影期間,和哉和他的少年翻譯私交甚篤,有天在自己的堅持下到了地雷區附近拍攝。和哉的帽子被風吹掉了,少年翻譯跑去替他撿回來,卻不慎引發地雷,活生生地被炸死。因此和哉雖然仍舊喜愛攝影,卻再也無法拿起相機。日劇老梗再現:和哉的心理創傷逐漸痊癒,也開始拿起相機了。

 
  

(天海祐希,好正啊!!)
 
和哉的心目中永遠是攝影第一,聰子永遠排在攝影之後。因此在和哉重新拿起相機的同時,也是與聰子分別之日。聰子其實心知肚明,過了五年,他也不再是當年依靠和哉、對和哉撒嬌、心動的聰子。兩人在當初有美好回憶、復合當天的海灘上散步,和哉為聰子拍照:「聰子,你老了......不過你變漂亮了!」真是令人心酸啊....不過我覺得我可以理解呢!!
 
至於瑞惠為了六年後的離婚計畫,開始找工作。卻因為當家庭主婦十幾年了,跟不上時代而屢遭碰壁。瑞惠開始自學電腦軟體;他小孩竟然會跑來幫他......不過我覺得瑞惠的先生好討厭喔,雖然他沒做什麼很糟糕的事;但是我如果有這種先生還不如單身算了。
 
奈央不孕症的事情浮上台面,但奈央的丈夫新庄高文卻對夫妻一起去治療興趣缺缺。這一對夫妻貌合神離,遲早會出問題的吧。感覺奈央和新庄唯一相似的地方,就是他們的生活是表演性質的,觀眾就是他們的讀者。他們為了雜誌銷售量,不惜營造出幸福的樣子、或者遇到問題但是努力之下最終圓滿解決的樣子。貞夫還是最了解奈央的人呀。
 
和哉重拾攝影之後又要離開聰子前往阿富汗了,聰子這次獻上滿滿的祝福,彼此之間都知道這樣是最好的。和哉臨走前一記助攻:「惠太朗很在乎你。」聰子買了票,和惠太朗在湖邊相約下次一起去看搞笑表演;兩人一起去吃飯(完全可以想像這兩人同時掏出環保筷的畫面!),感覺好好喔~!!!(鬼叫~~)
 
 
題外話,前輩告誡的戀愛三大戒條:
好馬不吃回頭草
好兔不吃窩邊草
人參貂皮烏拉草......啊不是啦,我忘記第三條是什麼了
信哉斯言!男女分手一定是有所不能解決的矛盾,即使舊情難捨復合,矛盾不解決,日子一久仍舊會浮上台面。我覺得聰子自己心知肚明,但是偶爾感性戰勝理性,戀戀不捨的情緒,也是聰子可愛的地方唷~

 

全站熱搜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