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某些因素以及五、六月我實在太忙,我一直到上禮拜五才熊熊想到我還沒訂七月底去法國Marseille的機票。於是我順便問了同間辦公室的義大利阿宅:
「請問你訂去Marseille的機票了嗎?」
「當然還沒!」阿宅在這方面比我還散仙。

於是我們就開始分別上網找機票資訊。由於義大利阿宅要回義大利換簽證,因此他要飛Torino或是附近的大城市Milano(米蘭);而我則飛Marseille,之後再去CERN找以前的同學,順便在歐洲玩樂。結果因為我們實在太晚訂機票,不管是飛Marseille或是Milano都很貴——美金1300起跳,阿宅甚至看到1600的票價。據說歐洲航空公司的機票比較便宜,但是學校的政策是一定得訂米國航空公司的班機。我還查了飛日內瓦的票價,發現有美金1200的;阿宅則教我使用歐洲鐵路的訂票系統——地名要輸入歐洲拼法才找得到。因為從日內瓦到Marseille只要坐四小時的火車(在米國住久了就覺得歐洲好小!),所以我覺得飛日內瓦也是不錯的選擇。阿宅說他的家鄉Torino離日內瓦很近,車程三小時;但問題是他在日內瓦沒有車,而坐火車則要繞一大圈還要換兩次車,六、七小時才到得了。

當天晚上我跟楊琬晴去吃飯,她說他們Manchester Group大概都訂到美金1000左右的機票,我聽了差點要崩潰。後來我寄信給阿宅通風報信,阿宅回信說我們等著被剝皮吧!他還說他也開始考慮飛日內瓦了。

星期一早上一到實驗室,阿宅馬上跟我說米國同學道格訂了美金1500的機票!由於道格是兩個月前訂的,我頓時鬆了一大口氣。閒話不多說,立刻上網把機票確定下來,寄信給FermiLab Travel Office、附件給我老闆。Travel Office很快就回信要我打電話給Foreign Travel Office,我打了電話之後解決,就等我老闆同意。但是我老闆人在歐洲,自從他拍拍屁股離開FermiLab跑去CERN之後就沒再回我所有附件給他的Email了,連他的暑期學生Troy都丟給我當小弟。我看日內瓦時間是晚上十一點,照理說我老闆應該還沒睡;於是又寄了一封信給我老闆。而阿宅和道格則在幫我想各種能動用的管道找我老闆;道格說他老闆這禮拜剛好回俄國去了,不然應該可以在CERN堵到人;阿宅則說他的機票是由敝校高能組的秘書Connie授權的,如果我找不到我老闆,或許可以請Connie授權。於是我又寫了封信給Connie然後附件給我老闆。

昨天早上收信,看到我老闆連回三封回信。不久Travel Office也訂好機票了,短短一天機票就漲了美金100塊!還好還是比道格的機票便宜一點點。阿宅旋即也收到他的機票,總算是真正放下心來;我說:
「我想我老闆應該不會氣到特別飛回芝加哥來把我大卸八塊吧......」(擦汗)
「說不定等你飛到Marseille時,他會把你直接推到海裡!」阿宅回答。
「還好我會游泳......」
「你確定你能在水泥中游泳嗎?!」
「......」

到了下午,阿宅突然跟我說:「其實你可以請你老闆讓你坐頭等艙......」
「蛤?!!」我又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因為西班牙贏了!你老闆現在應該心情很好吧!」

今天在咕狗上跟張博宇講了一下這次訂機票的事情。結果張博宇竟然跟阿宅說一樣的話:「西班牙贏了,你不用擔心啦!」
我說:「所以我應該幫西班牙加油!」
張博宇說:「不像我都沒機會。」他老闆是個義大利熟男。
我說:「呃,四年前你有機會......」
張博宇回答:「我想這是當年我老闆收我當學生的原因......」因為義大利拿冠軍了他老闆心情太好。

明天早上要跟老闆skype meeting,希望他不要一看到我就爆氣砸螢幕......

全站熱搜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