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三島的【豐饒之海】,最後面有一句很有感覺:

他(本多)恍惚覺得清顯仍把所有希望押在自己這次月修寺之行上面,在帶解那家旅館發著高燒等待自己的歸去。假如知道自己已在這彈指之間淪為舉步維艱的八十一歲老翁,清顯不知何等驚詫!

(這一句讓我眼淚差點掉出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接著就是聰子否認清顯的存在。整個故事結束在一片渺渺茫茫的氛圍中:

這是一座別無奇巧的庭院,顯得優雅、明快而開闊,唯有數念珠般的蟬聲在這裡回響。
此後再不聞任何聲音,一派寂寥。園裡一無所有。本多想,自己來到既無記憶、又別無他物的地方。
庭院沐浴著夏日無盡的陽光,悄無聲息....

據說寫完天人五衰終章這幾句話之後,三島就出發赴死了。豐饒之海四部曲中的故事,到底是真的故事呢?還是本多自己幻想出來的故事?這個問題最終好像也不那麼重要....

可是清顯前三世的存在使得本多收養了安永透,而落入如今的境地。小說後面,清顯的夢日記讓阿透給燒了;阿透隨即自殺未遂,這一切促使本多重訪月修寺。只是到了月修寺見了聰子,更不知是真是幻。




    全站熱搜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