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區區不才在下我

柳夢雲施展梯雲縱輕功,緊追在黑影之後。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到了總統官邸附近,柳夢雲揚手揮出軟鞭,鞭梢往黑影足踝捲去。黑影一扭身,便閃過了軟鞭。柳夢雲趁機一躍,擋在黑影之前。明亮的月光之下,柳夢雲看清楚黑影的形貌;饒是他武功高強,見多識廣,也不禁目瞪口呆。
那臉孔,與下垂十五度的眼角,分明就是鄭珣;然而,鄭珣頭頂卻長出一對耳朵,渾身長毛,背後還拖著一條尾巴。
鄭珣從左耳中拿出一物,吹一口氣,那物漸漸變大、變成一支狼牙棒;左手劃半個圓弧,右手使棒,一招「明月幾時」往柳夢雲頭上打來。柳夢雲揮手,一招「老樹盤根」,擋住鄭珣的攻勢。鄭珣狼牙棒就勢一轉,一招「舉杯邀月」改攻右脅。柳夢雲使一招「枯藤老樹」,長鞭捲上了狼牙棒。說時遲,那時快,「熬嗚....」鄭珣長嘯,內力一吐,長鞭斷成片片!柳夢雲情急之下,將碎片以「滿天花雨」的手法打出;而鄭珣卻使一招「月印萬川」擋了下來。
柳夢雲歎了一口氣:「看來你的『滿月神功』已經練成了。憶雲怎麼說?」鄭珣嘆道:「我從來沒有如此深愛過一個人,如果她要說放棄,我不會多說什麼的........」柳夢雲喝道:「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你還執迷不悟嗎?」一聲清嘯,手中已經多了一口倚天寶劍。左手捏個劍訣,右手一招「羲和敲日」,倚天劍閃出點點寒光。鄭珣還了一招「冷月無聲」,卻已漸落下風。不數招,鄭珣招數使得老了,柳夢雲左手一探,搶過狼牙棒;還劍入鞘,順勢轉到鄭珣背後,右手一招「拂雲手」,拂中背心陶道穴。
鄭珣要穴被封,滿月神功已然使不出來。柳夢雲便帶著他,回到中正廟前。只聽得日勻的聲音歎息:「既然如此........你怎麼想呢?」又聽憶雲哭道:「不!不!我從來沒有如此深愛過一個人,我不會多說什麼的........」
說也奇怪,聽到這句話,鄭珣形貌卻慢慢地起了變化。耳朵逐漸恢復正常,滿身長毛脫落,只剩尾巴仍在。
柳夢雲歎道:「冤孽,冤孽!」拉著鄭珣走到日勻與憶雲面前。鄭珣叫道:「憶雲,有沒有怎樣?」憶雲卻只是嚶嚶啜泣。柳夢雲道:「先回我家吧,有話回家再說。」


「沒想到滿月神功竟然重出江湖。鄭珣,你為何會變成狼形?」柳夢雲臉色凝重。
「你知道我們實驗室有個明笛學姊吧?」
日勻問道:「可是那高高壯壯、綽號『大俠』那位?」
「正是。兩年前她向我表白,我拒絕了;誰知她懷恨在心,對我下了『無情魔咒』!每逢農曆十五日,晚上十二點整,我就會變成狼形!」
「難道說........和你聯誼的女生總是會被別人追走,和你一起參加聯誼的男生沒有人會成功;這都是『無情魔咒』作祟?」
「是的。」鄭珣臉色一黯。
「那為什麼你現在除了尾巴,都恢復正常了呢?」
「家父生前說過,」柳夢雲道:「無情魔咒在中咒者與旁人真心相愛之後,就會失去魔力........至於,為什麼還剩下狼尾巴,我就不明白了。」
「我也不知道........」鄭珣喃喃自語。
「事到如今,你先收好尾巴;我再查查先父遺書,也許有解決之道也未可知。」


日子一天天過去;流蘇在梅雨中飄零,轉眼間,又是紫薇盛開的季節。
幾個月來,柳夢雲平日忙著上課寫報告、忙著解鄭珣的情咒。柳憶雲依然和鄭珣卿卿我我;而日勻,雖然聚首時日無多,對柳夢雲的傾慕卻是與日俱深。
一天,鄭珣的情咒有了些眉目,柳夢雲約了日勻去紫藤廬。
飯畢,兩人品著清茗,流水淙淙,竹林清幽。相對無言,卻彷彿是靈犀一點。日勻取出一張描花灑金箋,雙頰酡紅。柳夢雲展開花箋,是端麗的褚遂良體: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


【版主曰】
這一集幾乎都在陰師父呀........現在看起來還是覺得很機車。
武俠小說看太多,所以武打場面寫得很爽。




全站熱搜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