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稱裴勇俊但其實比較像苦苓的黑洞洞主,版主的師父

凝視著花箋
良久........
柳夢雲俊秀的臉龐閃過一絲哀愁,一點無奈,一分深情

思想史課相遇,憐憫她在雨中瘦弱嬌軀,自己的傘借給了她
惠風堂的邂逅,中正廟的奇遇
一景一幕,點點滴滴的一切,這時都浮上了心頭
這是如夢之夢嗎........
聽著涓涓的水流,聞著淡淡的茶香
看著花箋,柳夢雲深邃的眼瞳濕了

「對不起,是天意如此,是造化弄人!
日勻........
我可能會去一個好遠好遠的地方,
不要來送我,我害怕和妳說再見的那一刻。」

柳夢雲珍而重之地收起花箋,喝乾杯底清茶
提起椅邊背包,起身步出紫藤廬的綠色大門
他的背影消失在繁忙的新生南路上........永遠永遠地........


【版主曰】
沒禮貌的徒弟老丁說:「看來收視不好,被腰斬了。」其實........




全站熱搜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