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忽有詩興,無奈斷詞殘句詩不成。方纔便把洗錢筆記本,呃不是,是創作筆記本拿出來。九十三年那一陣子常常賦詩填詞,不過有許多因為太過幼稚所以當時沒有貼出來。昨天聊到大學時所做的一些瘋狂事,又勾起許多回憶;正好有一首幼稚的舊作可以應景。九十三年五月九日大學畢業前所寫的。



黌舍杜鵑綠蔭長,求知游子四年忙;
椰林道側吟辭賦,醉月湖濱歌未央。
紅萼深深枝末見,白雲靄靄天心翔;
共君此夕一樽酒,卻話初時理舊狂。

自注:「見」同「現」。
不過這首不是今天要跟鵝君俘虜交換的詩啦!要寫的我還在想....Or2
現在對詩的語言真是越來越生疏了....囧r2

 

全站熱搜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