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蘭】這首古琴曲,不是像【流水】、【廣陵散】、【梅花三弄】這些家喻戶曉的曲子,在我剛接觸古琴之初就非常嚮往。【佩蘭】是我在一堆古琴CD裡面偶然間發現的,而且很喜歡。古代君子以「佩蘭」象徵志行高潔,【離騷】中有云:「紉秋蘭以為佩。」

 

 

最近聽【佩蘭】,總覺得作這首曲子的,必定是個任性的人。而且應該是個隱士。忘記是不是何寄澎老師說的(還是引述了誰的話):「所謂隱者,其實是任性負氣之人。」

看看【離騷】:
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
民生各有所樂兮,余獨好脩以為常。雖體解吾猶未變兮,豈余心之可懲。
阽余身而危死兮,覽余初其猶未悔。
路曼曼其脩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屈原實在有夠任性啊!我想,屈原這種個性只能在隱居才得以保全,但他偏偏以國家為己任;因此,懷沙沈江便是他註定的命運了。

    全站熱搜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