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麻菜籽」據說是廖輝英當年的成名作,是她的半自傳小說。我讀這篇小說時一直覺得非常心酸;有評者認為這篇「一筆道盡台灣婦女三十年來的心酸」,我認為十分中肯。不過我相信這個故事的女主角阿惠還不是最慘的案例,至少阿惠的母親在家計如此艱難的狀況下,還是讓阿惠繼續讀書升學——那個年代可是有不少女孩子早早放棄升學去當女工補貼家計或是供兄弟們讀書的。

好讀網站有篇分析與評論,關於對阿惠描寫母親的分析,我覺得我想要強調作者筆下的寬厚。雖然阿惠不認同母親的某些性格與觀念,但是她對母親其實有深厚的理解;理解產生同情,因此即使不認同卻未流於批判或怨恨。我覺得這是很難得可貴的;立場不同要批判對方容易,但能理解對方同情對方,一方面又能堅持自己的觀點,是很成熟圓融的處世態度。

這篇小說文字樸實,沒有華麗的修辭和煽情的段落,但是情感真摯自然。讀過另一本廖輝英的作品「歲月的眼睛」,但我認為遠不如「油麻菜籽」。小說中用了不少台語,不過我覺得台語和國語的掌握恰到好處;一方面連我這種台語超破的人都知道這些文字在台語說起來的語氣,一方面也不會讓人看不懂。

不過我覺得「油麻菜籽」有點虎頭蛇尾之嫌:阿惠出社會之後母親的轉變、母親對阿惠的態度、家庭成員對於母親的反應,都寫得像流水帳,有點草率。也因此我對這部份的印象遠不如之前的篇幅。

「油麻菜籽」書名來自一句俗諺「查某囡仔是油麻菜籽命,落到哪裡就長到哪裡。」那個年代的女性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也無法獨立;因此一生的好壞都依附在男人身上。故事的結尾,阿惠是雖然仍在「油麻菜籽」論之下,不過她已然是一個更堅強、更獨立、能夠掌握自己命運的油麻菜籽。我自己是覺得,現在離廖輝英這篇小說發表的時間也將近三十年了,現在的女生不用管自己是「哪種」油麻菜籽,而是根本就不必理油麻菜籽的論調——不管油麻菜籽被賦予什麼樣的新詮釋,我還是覺得砍掉重練不要當油麻菜籽比較乾脆。

這篇小說能引起我的共鳴,其實也是我小時候多少聽過一些重男輕女的論調。比方說女孩子比較不會開車、女孩子天生數理就比男孩子差....這些我一概不認同。有時候還會故意跟人唱反調證明這些都是刻板印象。我本人比較認同的是個人的差異,而不是因為性別差異。


題外話:讀這篇小說時我一直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我十分確定我沒讀過這篇。後來讀到阿惠爸爸家暴,媽媽流產那一段,我才猛然想起幼時讀過「九歌兒童書房」一本廖輝英的作品,故事內容顯然就是「油麻菜籽」改編的。用「九歌兒童書房」和「廖輝英」關鍵字去咕狗,果然找到那本書——「草原上的星星」。

    全站熱搜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