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米國學校物理系的資格考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筆試,包括四大力學、相對論和數學,考兩個早上。這個部分我一年級結束時就考完了。第二部份則是口試,考試前十天要交一份十頁的書面報告,考試當天給一個二十分鐘的簡報,之後Committee問問題。我不太清楚一般狀況是什麼時候考口試,不過我是非常非常晚考。

原來我老闆在英國念的博士班,歐洲學校沒有這個口試,而我是我老闆第一個學生,所以我老闆根本不知道。直到去年九月,系上的Graduate Student Advisor Committee寄email給我和我老闆說:「欸你到底要不要考口試啊?你這樣很晚很晚考喔!」此時我老闆才驚覺有這件事。但是我老闆從去年七月起這一整年都在日內瓦,他跟我說他十二月到二月之間會回米國一趟,不然我們就那時候考。

豈知人算不如天算,我老闆一直到二月才回到米國,而那時正好遇到我在瘋狂趕工(事實上我瘋狂趕工趕了四五個月);因為我在做的分析是個人人不看好的分析方法Matrix Element Method,我老闆希望儘快決定是否認賠殺出。而我不曉得哪來的自信,一直認為我一定做得出來,所以跟老闆商量再等我三個禮拜,三個禮拜後我們再決定要不要放棄。也因此資格考就此被擱置下來。

我老闆離開米國之後,我們又討論了資格考時間。老闆說他八月會再回米國,不過我覺得八月有點太晚。後來我老闆五月又回來一次,但是當時我還在瘋狂趕工,而且他回來的日子我剛好在Madison參加研討會。一來二去之下我老闆大概也覺得很麻煩,於是他決定用視訊連線來考試。接著他說他覺得我這麼晚考是他的錯,所以他會幫我找committee、橋時間,我只要交報告做投影片就好。

五月中旬某天,我老闆寄信來:Committee已經找好了,你六月二十日到二十五日選一天。我翻了日曆,這是禮拜一到禮拜五;我們的group meeting是禮拜三,為了不要影響太多實驗進度,我就說那禮拜一好了。不過那之後實驗室有人問起六月的workshop,我才熊熊想到六月十二日到十八日我要去Princeton Workshop;當天下午和老闆skype,我有點遲疑地問說:
「我剛剛想到六月十八日禮拜六才從workshop回來,這樣禮拜一(二十日)考試好嗎?」
我老闆說:「有什麼不好?剛好禮拜天休息一天,禮拜一考試很順啊!」
我覺得有點勉強,不過都已經通知Committee了,只好硬著頭皮答應。好在禮拜一Committee的時間橋不攏(因為還要配合我老闆的歐洲時間),我們順延到二十一日禮拜二。

因為我非常晚考,所以不想讓別人知道。說不定有人覺得因為我是個廢柴才這麼晚考;另外若是沒考過我就麻煩了,所以別人的關心也讓我壓力很大。連我爸媽都沒講,實驗室的人更不知道。後來是我老闆擔心Group Convener要我趕太多進度,所以偷偷告訴他們,他們才知道這件事。


(待續)

全站熱搜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