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件者 SEA@CWS - 鈴木一朗(Ichiro Suzuki)



今年水手隊在芝加哥的比賽只有六月六日到八日,與白襪對戰。那一陣子一朗的狀況很差,常常沒有安打;「一朗老了」的言論也甚囂塵上。也因此雖然當時我快要資格考了,還是買了六月六日的門票衝過去看。

當天我五點多離開實驗室,因為白襪球場治安不太好,所以我決定先回家放電腦比較保險。結果剛好回家的路上在修路,塞車塞得動彈不得;好不容易才到家,放了電腦之後旋即上路。不過夏天芝加哥外圍的高速公路通常都在修路,雖然我事先查過選了一條修路路段比較少的高速公路,還是在芝加哥進城的路上塞了一陣子。

也因此到達球場時大概遲到了十分鐘,沒能在賽前練習時趕到拍照實在很可惜;同時也錯過了一朗的第一打席(沒安打)。更扯的是才遲到十分鐘,竟然已經是一局下了!

我特別買了右外野的票,一進去看到右外野不是一朗,以為一局上還沒打完。不過我馬上發現不對勁,右外野手明明是穿水手隊球衣呀!看了看板才發現一朗當天打指定打擊,真是有點失望。

既然一朗沒有上場守備,我趁著二局下白襪進攻的空檔跑上去買晚餐。這一場比賽是投手戰,節奏相當快(亦即雙方打線都便秘);因此我也很緊張趕著買好晚餐回去看球,深怕再次錯過了一朗打擊。

寄件者 SEA@CWS - 鈴木一朗(Ichiro Suzuki)

(天色已暗,距離又遠拍不清楚。不過看到模糊的背號51和明顯的翹屁股,應該看得出是一朗吧!)

水手隊的先發投手是菜鳥Pineda,雖然是菜鳥,不過開季以來表現得可圈可點——幾乎搶盡了我們王牌King Felix的風采。我跟白襪隊不熟,可能是他們的先發投手也很強,或是我們的打線便秘(不意外XD)。白襪隊我唯一知道的球員是亞當蛋(Adam Dunn)。

雖然是星期一球場並沒有坐滿,不過跟Rochester的球迷比起來,白襪球迷還滿投入的。白襪進攻時有一球右外野方向的界外飛球,水手右外野手跑出界準備接殺,我前一排的米國胖子在接到球的瞬間大吼一聲,意圖干擾水手野手接球。觀眾席和界外區很近,我還真擔心水手球員真的被干擾了呢。大概看了一兩局,我突然發現我歡呼和失望的時間都和前後左右相反,不得不克制一點以免被蓋布袋。另外,雖然傳說芝加哥的白人都支持小熊隊,而黑人都支持白襪隊(歐巴馬也支持白襪),不過白襪球場大部份都還是白人。

一朗的第三打席終於打出一支右外野方向的一壘安打!不過天色已晚,距離又遠,照出來的照片相當模糊。我也只能遠遠地拿望遠鏡看他在一壘準備起跑的姿勢。

寄件者 SEA@CWS - 鈴木一朗(Ichiro Suzuki)


芝加哥白襪球員打了全壘打,球場也放出煙火。當時天色還沒暗,不過煙火仍然明亮。主場球迷大聲歡呼,主場跟客場的待遇真的差很多。

最後水手以1:3輸球,Pineda被轟本拿到敗投,一朗四打數一安打。比賽時間很短,七點十分開始,九點半就結束了。讓我實在覺得很虧。XD不過之後兩場一朗雖然上場守備,卻都沒安打,事後諸葛看來選第一天去看也不壞啦。

更多照片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