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雜誌3/31(有達賴喇嘛專訪的那一期),有一小篇寫一朗球棒的製作人Isozaku Kubota。漢字是「久保田五十一」。

In the past, a katana, a Japanese sword, was a samurai's soul.

文章裡提到一朗把球棒收在密封的鋁盒中,賽後總是以如同儀式般地清潔球棒,表示自己的感謝之心。一朗從1992年就開始使用久保田五十一所製作的球棒,久保田五十一在49年之中為超過1500名職業球員製作球棒,包括Pete Rose(?)和松井秀喜(Hideki Matusi)。

久保田五十一的球棒是好在他對於木頭特性的掌握。他可以用眼睛和敲打木頭的回聲辨認木頭的重量、柔軟易屈性、甚至是年輪的寬度,檢驗後再加以製造。

關於一朗的球棒,久保田先生切了880-900g的木頭(包括7g油漆),而sweet spot(最有效擊球點)根據一朗的要求放在離頂端5-6cm之處。久保田先生最高興的一刻是一朗在2004年球季擊出第258支安打之時,因為他破了George Sisler84年來的記錄。

全站熱搜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