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窩在沙發上看的小說,是從台灣帶回來的一本書【明日的記憶】。

主角佐伯雅則是廣告公司的業務部部長,五十歲左右,家裡有四十七歲的妻子枝實子;而將要結婚的女兒梨惠則是住在外面。佐伯發現自己頭痛、失眠的症狀越來越嚴重,去醫院檢查之後才知道自己罹患早發性阿茲海默症。

 

 

阿茲海默症患者會漸漸地失去記憶;不記得自己的親人,回家的路,接著會產生嗅覺、味覺的大混亂,無法區別是否食物;還有失禁與排泄的問題,對於「髒」的感覺痲痹或者喪失......

「光想到這些,我就全身顫抖。如果變成那樣,那就不是我了,我已經變成不是人的怪物了。」

我覺得很難過,罹患這樣子的疾病,連最基本「人」的尊嚴也無法維持。家屬又是什麼樣的心情呢?佐伯不但害怕自己的病況,也擔心著老妻枝實子。因為佐伯是早發性患者,年紀不算老;看護著阿茲海默患者也是壓力極大,而且妻子是家庭主婦,失去自己枝實子該怎麼過下去?

「記憶是何等的珍貴!逐漸失去意義的我有切身體會。記憶不是只屬於自己的,記憶要和別人一起分享、要和別人一起相互確認。人只要活著,記憶就是一種重要的承諾。」

我覺得對這幾句特別有體會。我認為我之所以為我,除了一些先天的成份之外,過去的經歷也是「我」的重要組成。不管是記憶的重組,還是經歷過某些事件之後對自我的反省與改變;在在影響了我的想法與個性。因此,我不在意身外之物的損壞,卻極度害怕記憶的失落。


PS. 這本書我還沒看完,請大家不要放雷。 :)

 

 

    全站熱搜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