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日高中同學維君邀我一起去Ravinia Festival的其中一場音樂會——Tchaikovsky Spectacular,其中有我最愛的小提琴協奏曲,我二話不說就答應了,還外加昭告諸親友;後來這邊的唯一台灣人蔡宇信也說要去。

Ravinia Festival是在Ravinia Park的音樂會,有古典樂也有爵士,而古典樂很多是由芝加哥交響樂團(CSO)演出。當天的音樂會是下午五點開始,我估計了塞車和停車時間,決定下午兩點四十分出發。

果不其然遇到塞車,我們改變計畫到地鐵站附近停車,再坐Ravinia Shuttle到Ravinia Park,很準時地在開演前到達。

曲目是
Tchaikovsky:
Symphony No. 6 in B Minor (“Pathétique”)
Violin Concerto in D Major
“1812” Overture-Solenelle

柴可夫斯基的作品真的很討喜!想當年我表妹謝小波借我她的最愛: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和鋼琴協奏曲一號,我一聽就超愛!至今小提琴協奏曲仍然是我的最愛,鋼琴協奏曲排名也很高。

第六號交響曲雖然是第一次聽到,雖然我覺得四個樂章之間好像沒什麼連貫,還是覺得很好聽!第二樂章結束時維君到了,也找到我。我中場休息時就跑去她和她同學坐的草坪,託她的福還吃到她同學做的、好吃到流淚的蛋糕!

下半場小提琴協奏曲我還是跑到舞台附近去看。雖然太匆忙了沒有跑到右側,不過在左側有找到一個洞,可以看到獨奏者;維君後來也說右側人很多根本看不太到(鄉民們真是內行)。獨奏者Miriam Fried比照片上正,她拉得還滿激動的,不像上次拉西貝流士的希臘人。小提琴協奏曲真的好好聽,即使是大熱天,我還是聽出了一身雞皮疙瘩。

最後一首1812序曲,我們回到草坪上聽。是說我和蔡宇信剛到Ravinia Park上廁所時,蔡宇信就發現廁所前草地上的砲管了。中場休息時我指給維君和維君男友晏齊看,晏齊說這砲管太小了。不過後來放炮時還是聲勢驚人,我雖然知道這個時間會放炮,而且也離砲管一段距離,還是被嚇了一跳!放了炮鄉民們都很興奮,確實很有效果啊。

後來我問了維君,1812序曲的砲聲是精確地寫在譜上,還是在這時候隨便放都可以。維君說應該是有精確寫上的,在室內一般是用大鼓來演出砲聲。回家之後我查了維基百科,原來台灣國家交響樂團(NSO)每年的兩廳院週年慶都會表演1812序曲作為壓軸,而且他們所使用的禮砲是由中華民國國軍提供,真是有趣。

音樂會七點多結束,我就直接回家了。


同場加映:真砲聲1812序曲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