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個禮拜我的進度壓力稍微輕一點點,就想到快一年沒去聽芝加哥交響樂團(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CSO)的音樂會了;芝加哥交響樂團是米國五大交響樂團之一,世界知名;學生票又超級便宜,畢業之後就沒這種好康啦!所以趕快上網站查查有沒有有趣的音樂會。剛好找到西貝流士的小提琴協奏曲——我跟西貝流士一點都不熟,不過他的小提琴協奏曲我才聽過一兩次就很有印象,尤其喜歡第三樂章——看到學生票才十塊米金,馬上就訂了票,時間是四月二十三日星期六晚上八點。

昨天下午坐火車到芝加哥,因為時間沒控制好,到了CSO Hall已經是七點四十五分了,學生票領票窗口大排長龍!我整個傻眼,到了七點五十九分,票務人員也緊張了,一直催大家快點。我拿到票之後,很訝異地發現座位在三樓——我明明選了一樓的位置——不過已經沒時間了,只能跟著其他坐三樓的鄉民衝進電梯,到了三樓隨便找個位子坐下來,指揮都已經就位了!

今天的曲目是

Golijov Sidereus [CSO Co-commission in honor of Henry Fogel]
Sibelius Violin Concerto
Shostakovich Suite from Lady Macbeth of the Mtsensk District

CSO網頁(網頁上的試聽就是我最喜歡的一段!)

指揮是James Conlon,CSO原本的指揮Riccardo Muti去年生病,回義大利動手術,最近才剛回米國。第一首曲子是暖身,我看到CSO Co-commission就抖了一下;拜託不要像去年馬友友音樂會的第一首暖身曲子,聽完大家都一臉問號。還好今天的暖身曲比較有條理,比較可惜的是我幾乎沒聽到絃樂的聲音——不知道是曲子的配器本來就是這樣(可是我明明看到提琴的弓都有在動),還是因為我坐在表演廳的左側,剛好聽不到絃樂。

西洋樂器中我喜歡絃樂遠超過管樂,可能是因為我覺得銅管樂器的聲音很像放屁。我的票位子在三樓右側,所以第一首曲子結束,鄉民們開始小股流竄時,我當機立斷衝到右側我的位子去。除了希望比較聽得到絃樂,另一個原因則是獨奏者會站在指揮的左側,我到右邊才看得到他。

小提琴獨奏是Leonidas Kavakos,從他臉上多毛的程度和姓氏結尾為"-os",我猜他是希臘人。Kavakos的髮色非常黑,跟亞洲人差不多,他還穿著唐裝出場,要是沒看節目單,我搞不好會以為他是亞洲人。Kavakos很年輕,長朓身材,手指修長,舉止斯文。其動作非常瀟灑俐落,有如行雲流水,舉重若輕,小提琴在他手上簡直就像個玩具一樣。許多聽起來很難的樂段,他似乎輕輕鬆鬆就拉出來了,看他演奏實在是非常賞心悅目。

Kavakos的唐裝是黑底,上有黑色的圓形花紋;雖然距離太遠我即使拿了望遠鏡還是看不清楚那是什麼花紋,不過可以確定是很典型的唐裝布料。裡子是紅色的,從對襟微微露出來。有立領,而沒有盤扣。配上黑色西裝褲和皮鞋,穿起來滿好看的。(至少不會像壽衣Or2)還好在這個位子可以很清楚地聽到小提琴獨奏和樂團的絃樂大軍,我聽得很滿意,鄉民們也超級興奮;一曲既終Kavakos得到鄉民們熱烈的起立鼓掌和不斷的安可口哨聲,他應觀眾要求獨奏了一段曲子。

下半場Shostakovich的馬克白,小提琴大軍增加了一倍,打擊樂大軍小鼓、木琴等等通通出籠,還加上鋼片琴和兩台豎琴,製造出來的音量效果驚人,感覺像酷斯拉要出來了一樣。小號和長號戲份滿重的。這首曲子是由指揮本人整編過,不過我沒有非常仔細聽,所以沒太多感覺,就是覺得CSO很震撼這樣。

後來問了票務人員,原來學生票是不能先選座位的(我買票那天考慮了超久真是選心酸的,不過這麼便宜的票也沒什麼好抱怨啦)。

西貝流士小提琴協奏曲







Leonidas Kavakos
果然是希臘人,而且Leonidas還是斯巴達名字~

全站熱搜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