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闆找的三個Committee,我後來有去查一下他們的來歷。一個是高能理論學家,我以前有去聽過她的課;一個是高能實驗學家,做的是我們的對手CDF Collaboration,我以前常看到他在系館晃來晃去;第三個是個年輕的助理教授,電機系與物理系合聘,我並不認識。

應老闆要求,我預約了六月二十日星期一中午十二點的視訊會議室rehearsal。雖然用了幾張之前去Pheno Symposium的投影片,不過由於簡報的聽眾和方向都不同,因此我還是花了很多時間修改以及做新的投影片。搞到三更半夜最後做了二十一張,包括一張封面,三張分隔頁,沒有backup slides。所以實際內容是十七張,而規定的簡報時間是二十分鐘,我想這應該是很恰當的時間分配。

不過我的簡報還很喜歡一招:投影片只列重點,口頭講的會比投影片的內容多。而且會盡量讓不同張的內容連貫起來。兼之視訊報告,我不能只是指出我正在講解的圖,而必須口頭說明是哪一張。所以隔天rehearsal的時候我講了二十九分鐘。我老闆是說沒關係,他基本上覺得我講得很令人印象深刻(impressive)。他說他特別喜歡我講解時的某些idea,不過我們還是一張一張檢討需要修改的地方,以及講得比較差的地方。我老闆提醒我哪些東西一定要強調,包括我主要貢獻的部份。另外我老闆提醒我說考試時我要全程開skype,他們關門討論前會先叫我斷線,結束後我老闆會用skpye chat叫我重新連線。

隔天是美東時間上午十點考試,在芝加哥當地時間九點。因為我去實驗室必經的路正在修路,而繞路會多花很多時間,所以我八點半就出發了。還好在這個時段修路的地方沒有嚴重塞車,我到的時候是八點四十五分,提著電腦跑到五樓的視訊會議室The 5th Dimension,卻很訝異地看到會議室早有人在——兩個德國人一個阿共,正在連線到法國。我很緊張地說我有九點的預約,德國人不慌不忙地看了看錶,叫我稍安勿躁,現在才八點四十五分。雖然昨天我和老闆有說好早十分鐘連線,不過現在也沒辦法了,只好在那邊等他們結束。

還好大家很準時,我也來得及連線。我老闆昨天有請在Rochester認識的學生幫Committee連線,不過我因為想把鏡頭對準投影螢幕,不小心把影像連接線弄掉了;好不容易才接回去。還好在此同時Committee也在準備,查看我的成績單和書面報告。

準備就緒後,我老闆說:
「It's a bit unusual to have a video qualify exam, huh?」

其中一個Committee說很久以前有過類似的案例。接著理論學家問我:
「你是不是來之前有拿過碩士?」
「是。」
「你在這裡有修過什麼課嗎?」
「我修過量子力學、電磁學......」
「噢,我發現這份成績單是從2009年開始......所以沒有修課紀錄!」

理論學家似乎是主持人,問完了之後就叫我開始報告。


(待續)

文章標籤

博士班 資格考 Qualify Exam

全站熱搜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