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準備開始值班,有別於之前所值的DAQ Shift,這次是值Tracker Shift;也因此昨天和今天早晨被安排值班訓練(Shadow Shift)。Tracker Shift的值班時間和其他人不同,而且名稱非常有趣:

Farmer 4 a.m. - 12 p.m. 完全就是農夫作息
Country Club 12 p.m. - 8 p.m. 鄉村俱樂部或是有錢人、貴族的活動時間
Vampire 8 p.m. - 4 a.m. 確實是吸血鬼出沒期

Tracker Shift要顧四個不同的sub-system,不過這四個儀器都跟tracker有關。值班訓練是兩個班,跟著不同系統的experts一起值班,以學習不同系統的問題。我被排到星期一和星期二的Farmer Shift,昨天是跟脆笛酥髮型的韓國人SungWoo值班,今天則是跟兔寶寶門牙米國人George一起。

SungWoo是SMT Expert,雖然是韓國人不過滿開朗的。去年夏天我週末去實驗室趕工,剛好SungWoo辦公室漏水想拍照紀錄慘狀,結果整個六樓只有我在。我借他我的手機拍照才認識的。George則是我們學校和費米實驗室合聘的Technical Run Coordinator;detector有問題或是我們對detector有什麼不瞭解的地方,找他準沒錯。我私底下稱之為The Lord of the Control Room或是Saint George。George算是我在費米實驗室的Host,我在實驗室裡的超速罰單都會寄到他那裡去。不過我覺得他老是笑得很賊,所以有點怕他。

星期天晚上我比平常早睡覺,半夜三點起床,過著晨興理荒穢的生活。很討厭的是我平常出入的East Gate,凌晨一點到五點關門;因此我必須往西開過大半個實驗室的長度,繞向北方,從西邊的Main Gate進入實驗室,再往東南越過大半個實驗室——車程足足漲一了倍,一共三十分鐘。昨天凌晨四點整我準時衝進Control Room,其實應該要提早十分鐘到才是。

昨天因為SungWoo是SMT Expert,所以他大部份時間都是在講解SMT。又加上我滿肚子問題,四點開始值班,我們六點才完成Beginning of Shift Checklist。SungWoo直呼我打破了他的紀錄——因為這是一分頂多半小時就可以完成的Checklist。不過我收穫非常非常多,有茅塞頓開之感;很多事情是DAQ Shifter要叫Tracker Shifter解決的,現在總算知道Tracker Shifter到底都在幹什麼。SMT是很敏感的儀器,Tracker Shifter至少有一半的心力是在SMT上,所以要學的東西很多。

昨天運氣不太好,因為Tevatron Main Control Room在做Beam Study,所以一直沒有真正的粒子對撞和data taking。凌晨三點多,傳來一陣刺耳噪音,原來是Radiation Audible Alarm。Tevatron之中的粒子輻射可能會破壞SMT,我們打電話給Main Control Room告知此事。十分鐘之後Audible Alarm再次響起,雖然覺得三更半夜不太好意思,還是不得不打電話給Radiation Control Expert請他處理。

這之後一直都沒有什麼事,除了我一直在問問題、閱讀有關的使用手冊之外,其他值班的人都閒閒沒事做。大約六點的時候我還聽到一陣打呼聲,原來是胖胖的老歐Captain睡著了。

早上八點除了我之外,其他值班者都換班了。Captain是我老闆,歡樂的西班牙胖子。我老闆一來整個Control Room好像醒過來一樣,大概是他嗓門太大了吧。也是八點左右Control Room的長駐鄉民陸陸續續上工,我老闆大概閒著無聊,打了幾通電話和Main Control Room與Run Coordinator討論片刻,決定開始取cosmic data。SungWoo教我該做的步驟,最重要的就是開啟SMT的高電壓;他一邊講解我一邊做,還提醒我在高電壓GUI(Graphic User Interface)螢幕之下黏的紙條上有開高電壓的步驟。此時我老闆過來看我這邊的狀況,他看了紙條之後說:
「這連白癡都會開啦!」(Even a dumb can do this!)

兩三分鐘之後,系統電壓升上去了,Main Control Room卻來了一通電話,Captain我老闆宣布:
「Main Control Room說他們還要再做Beam Study,我們必須取消Cosmic Run!」
我們只能降下才剛升上去的高電壓。

早上十點多我們再次決定開始Cosmic Run;這次好一點,維持了十分鐘;十分鐘後收到通知,我們將要有Control Access,於是又得降下高電壓。

昨天有兩小時的Control Access,從我這邊的螢幕可以看到Run Coordinator、說話很像周玉蔻的德國人Stefan,戴著工地安全帽,在Platform修理CTT的問題。之後就沒有什麼事了,整個值班期間都沒有data taking的機會,讓我很擔心這樣訓練不夠。

值班結束前SungWoo交代我要看的網頁和投影片,還特別警告:
「George要求很嚴格,你最好趕快看完。」

「George會先怪你沒教好!」我老闆對SungWoo說。


(待續)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