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台灣的時候看了一點「甄嬛傳」電視劇,滿好看的,劇情對白都很不錯,但是有點膩。不過我覺得那是因為我本來就不那麼喜歡宮鬥,非戰之罪。我向來喜歡小說多過電視電影,所以這兩天就上網看了一點原著小說。一看之下我發現了幾個嚴重的問題,大大影響了閱讀樂趣。

第一個問題是文辭太過華麗。小說的文風某種程度上很有紅樓夢的味道,不過紅樓夢是經典中的經典,很多大作家都深受紅樓夢影響,所以文風像紅樓夢並不是問題。事實上甄嬛傳的作者文筆很好,但問題是辭藻的堆砌實在走火入魔了,內容的密度不足以撐起辭藻的密度,用句國文課本裡的話就是「辭溢乎情」。因此讀起來令人不耐煩,一直快轉。曹雪芹、張愛玲、白先勇等作家都有華麗的辭藻和細膩的描寫,但是我很享受他們的文字。樸月的小說「西風獨自涼」也很有紅樓夢的味道,但是沒有甄嬛傳那麼囉唆;又比如「源氏物語」很細膩,某種程度上有點像紅樓夢(不過「源氏物語」成書時間早很多),但是我並不會想快轉(我看的是林文月的譯本)。甄嬛傳的文字讓我覺得很像六朝的駢賦,矯揉造作,流於賣弄,比寶姐姐長篇大論的說教還令人頭痛。

第二個問題我覺得最嚴重,就是視角的問題。第一人稱的歷史小說(或宮鬥文)別開生面,但是實在有太多描寫是從第一人稱所看不到的視角了!這讓我覺得怪怪的,很難看下去。比如說,當甄嬛與沈眉莊聊天時,小說寫「我嫣然一笑」就讓我覺得很囧。一般人平常笑的時候看不到自己的笑容吧!除非是對著鏡子。但甄嬛顯然不是對著鏡子笑的。那怎麼知道自己的笑容「嫣然」?看到這種形容我只覺得你也太自我感覺良好了吧!若用第一人稱,我覺得用「我微微一笑」比較自然。小說中處處充斥着這種視角很怪的例子,讓我覺得甄嬛是不是長了一雙複眼,所以很難入戲。

第三個問題是抄襲紅樓夢的橋段。我才看了頭幾章,就看到甄嬛、沈眉莊、安陵容和淳常在在甄嬛的住處抽花籤遊戲。這很明顯是出自紅樓夢第六十二回「壽怡紅群芳開夜宴」。要抽花籤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好歹換個花種;就算要用同樣的花,也換個籤詩吧!結果甄嬛的杏花、海棠花籤都跟紅樓夢一模一樣,連籤詩也一樣!眾女角的對白幾乎一樣,安陵容唱歌一段是芳官唱歌的翻版。雖然沈眉莊的菊花、安陵容的夾竹桃、淳常在的茉莉是新的,但是因為有太相似的情節和對白,很難不讓我把菊花跟李紈抽到的梅花對應;夾竹桃是脫胎自襲人的桃花;茉莉則是出自麝月的荼蘼。我覺得模仿得這麼明顯也太失敗了吧!

總而言之,這是一本(或數本)文筆雖好但我不確定能否看得下去的書。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