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寫昨天查經班的課程內容之前我先寫我對教會的態度好了。似乎很多人對教會的人和基督教不太滿意,老實說我之前也對基督教不太有好感。在我的印象裡基督教排他性很重,動輒說人家是異端邪說;對於像我這樣生長在台灣家庭逢神就拜的人而言是覺得很受不了。還有些信徒凡是都說是主的意思,有些人傳教傳得很誇張(以前遇過這種室友,結果我只好買一本尼采的【上帝之死  反基督】放在書架上);這些我都是敬謝不敏。

 

 

之所以去查經班完全是出自對西方文化的好奇心。希臘羅馬神話從小聽了不少,基督教故事不是沒聽過,但是對於像我這種頑石而言,這種故事是左耳進右耳出。但是我實在非常好奇,為什麼世上有這麼多信徒?在歐洲我看不懂那些油畫;平常看書仔細一點的話,會發現不管是Time還是小說,引用聖經的典故和句子都不少,搞不好比我們寫文章時所引用的論語俗語還要多。所以我說,不懂基督教來看西方文明,大概相當於不懂孔子和儒家來看中華文化,差不多就是瞎子摸象。

我去的這個教會,米國人都還滿和善的(好像教會都是如此);台灣人和阿共滿多的,但是我怕華人圈子小是非多,打算和他們保持距離。我問主辦英文課的Maree有關查經班的事,我跟他說我目前不打算信教,但是我很好奇聖經在說什麼。Maree有跟我說他們的禮拜是星期天早上十點,會禱告唱詩歌,我要來的話他們很歡迎。不過我現在都是十一點半才到,直接上課。

當然我也想過要用什麼樣的態度來查經班。我好像把自己形容得很像去踢館還是找碴一樣,但是事實上該有的禮貌我是絕對不會少的。我覺得學習一個新東西,如果帶著成見或是傲慢的態度,那是絕對學不到精髓的;與其如此還不如不要學。只是我覺得上帝的信仰是很強烈的一種信仰,過去台灣民間信仰比較輕鬆一點,我不太能想像在毫無證明之下可以這樣子堅信上帝的存在;不過話說回來,對信徒而言聖經的內容都是事實,所以他們已經證明上帝的存在了。

所以就像學習全新的東西、或者就像是跟意見不同的人討論事情一樣,先放下自己的想法,試著用對方的角度理解對方,即使不能接受,也可以有同理心,也能夠尊重不同於自己的意見。我不喜歡硬要人家接受我的想法,同樣地我也不喜歡別人強迫我接受他的想法。在查經班因為是一對一上課,我就試著先去理解他們的想法;我會問老師哪些是先驗的,哪些是可以推論出來的。雖然我不太能接受上帝就是一切,但是我也不想讓老師覺得我是來唱反調的。老師常常叫我把問題記下來,有些是在之後課程會討論的,有些他告訴我是他們預設的想法。老師剛開始看起來很嚴肅,但是討論的過程感覺很好;我發現他們的思考很有邏輯很有條理,遣詞用字也很精準;(所以這告訴我們英文字不能亂用)我也因為要問比較複雜比較抽象的問題,練習英文。我覺得還不錯~

 

 

 

全站熱搜

枕流漱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